FXCM

热门排行榜

易信

特朗普"解药"难求:药价让美国崩溃 药厂巨头垄断

   2018-02-01 09:55
来源:互联网   阅读:324

(原标题:特朗普“解药”难求)

timg

特朗普要对药价出手了。北京时间周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提到备受美国人关心的处方药价格上涨的问题时称,“药价会降下来的,走着瞧”。平均每年以10%的速度上涨的药价让美国人崩溃,被几家药厂巨头垄断并且受专利保护下的的医药市场也让后来者望而却步,终结“药你命”的现实似乎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

军令状

特朗普在31日的国情咨文中立下豪言,称他在任的最重要工作之一就是降低处方药的价格。他表示,美国药价远高于许多国家,这极不公平,他已经指示政府,把纠正高药价的不公平现象作为自己今年的一项首要工。除此之外,国会还应给予更多身患绝症的美国人选择接受实验性治疗的权利。

特朗普在1月的最后一天放话管控药价,而在1月的第一天,美国曾迎来新?b50宦值?a href="/keywords/8/6/836f54c1/1.html" title="药品" target="_blank">药品涨价潮。此前有媒体报道,自今年1月1日起,美国成百上千种药品尽数涨价,虽然绝大多数药品调价幅度不到10%,但已远远超过2.2%的美国通胀率。而遭遇涨价潮的许多药品都是药房货架上的常用药或者畅销药,这意味着药品所加的价格最终会毫无保留地由美国大众来买单。

以美国最大独立制药商辉瑞为例,今年伊始,辉瑞将其生产的148种药品提高了6%-13.5%不等,平均提价幅度高达8.8%,而涨价名单中就包括辉瑞最为知名的药物Viagra以及治疗神经疼痛的Lyrica。另一些公司的提价幅度更高,Hikma公司将其生产的吗啡价格大幅上调了75%-90%不等,一盒吗啡的价格平均从30美元涨到了58美元。

美国药价疯长并不只有一轮。去年2月,一项针对3000中品牌处方药的调查显示,在2014年12月到2016年1月短短一年的时间里,超过60中药品的价格翻了一番,甚至有20种药物的成本上涨了4倍。

特朗普对于出手药价早有迹象。去年特朗普上任一月就约见了美国一批举足轻重的制药公司首席执行官,包括制药行业协会执行长厄波、默克、伊莱莉莉、安进、强生和诺华公司主管等。特朗普称希望制药行业提高美国的药物产量,降低药物价格,并表示一定加快新药审批速度。

美国顽疾

洛莫司汀的价格走势

洛莫司汀价格走势

美国药价之高已经成为社会顽疾。在抗癌药的领域,过去十几年间,美国新的抗癌药平均价格翻了5-10倍,而美国癌症治疗的花费平均到每个人身上也已经达到了每年10万美元的金额。2015年,美国图林制药公司自从购得一款可帮助艾滋病人治疗寄生虫感染的基础药物专营权后,一夜之间把价格从每粒13.5美元上调至750美元,涨幅达50多倍,令全美国震惊。

不只是癌症领域,整个处方药市场都出现了同样的状况。据了解,美国因药价高及用量大的问题突出,导致人均处方药年消费额达到了1000美元,虽然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对于控制医疗费用支出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仍然达到了加拿大、德国及澳大利亚的两倍。此前有调查显示,美国一些抗癌药的售价高达成本价的600倍。

对于美国药价持续走高的顽疾,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解释称,对于美国许多大的制药公司而言,他们在创新药方面的前期投入非常之多,包括技术、研发、人力等投资额巨大,临床试验的成本又高,再加上相对较长的审批过程,导致制药公司必须用后期的抬高定价获得利润进而加快填补之前的投入成本。

事实上,美国制药行业已呈现出高度垄断的架势,几家大型制造公司几乎垄断了大多数的新药研发。而新药研发十亿美元的成本门槛也让其竞争对手望而却步,再加上原研药厂家各种阻止新的竞争者进入的手段,导致仿制药行业的门槛也节节攀升。此前有媒体报道,自2013年以来,抗肿瘤药物洛莫司汀的价格增长14倍。这个药物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就被用来治疗脑瘤,专利期过后也没有仿制药问世。

另一方面,消费者也有可能在为医生的高工资买单。刘向东称,在美国的医疗体制中,医生收入可观,私人医生制度完善,即便是乡村医生也?b50嗍侨埔缴饩偷贾屡嘌鲆桓瞿芄辉谌煊蚨加幸欢芰Φ囊缴杀臼指甙海娇蒲难Х岩膊坏停弦稻捅掣毫艘欢ǖ恼瘢詈笳庑┏杀径加苫颊呓刑畈埂?/p>

据了解,在美国培养一名合格的医生需要26年左右时间,培养一名专攻某一领域的医生则需要32年以上的时间。医学专业的学费更是多达150万美元,而美国规定的学生贷款利率为10%,房屋贷款20年的利率也不过4.9%。

对于仅覆盖65岁以上老年人的美国医保制度而言,保险公司成了大多数美国人面对高昂药价的不二之选。在美国,没有医保的人占总人口的83.7%,目前美国人的医疗保障制度是以雇主提供的团体健康险为主要载体的,这也使得美国是世界上私有化、市场化程度最高的医疗保障体系。

但由于保险公司对待美国的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一视同仁,这就意味着医院与保险公司之间成为了以病人为纽带的商业结算关系。保险公司与医院前有合同保证用最为合理的价格用药和看病,甚至规定了医院对何种病用何种药以及何种治疗手段。虽然这些计划保险费用能够相对便宜,但往往条件苛刻,有些甚至还设定高额的自付额,最终的重压还是施加在了患者身上。

不仅患者,美国的医保负担深受药价上涨拖累。今年年初的药价上涨潮给美国医疗保健体系多带来超过10亿美元的药费支出,而很多上涨9%以上的药物都是销量较好或占据大量医保支出的畅销特种药物,预计将增加12亿美元的财政支出,且很多上涨达9.9%的药品仅仅只是仿制药。

难题待解

面对失控的药价,无论是买单的民众还是美国政府,都深受其累。而在政府层面,药价攀升带来的医疗保健支出正在以不可持续的速度增长,保险和医疗成本又反过来耗尽中产阶级的收入,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试图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但这将会导致2018年有超过1500万人失去保险,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升高到2200万。虽然目前奥巴马的计划没能推行下去,但医保系统最底层的药价问题已经不能再忽视了。

刘向东表示,对于特朗普的豪言壮语而言,未来他的措施很可能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是配合医保改革出台一系列政策来管控药价,因为美国的医药行业已经完全市场化,且各大药商都在创新,美国的医药市场不可能存在很大程度上的垄断,因此特朗普无法使用反垄断的措施迫使他们降价。另一方面,由于一些平价药物能够出现在药店等零售场所,因此也可以通过在流通渠道上做一些文章来降低药价。

事实上,已经有零售商瞄准了这个办法。30日,美国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及摩根大通发布公告称,他们将组建一家公司,为他们数十万的美国员工降低医疗成本的同时向美国效率低下的医疗保健系统发起挑战。医疗保健行业专家称,这家新公司最终可与制药商、医生和医院直接磋商,并会利用他们庞大的数据库来更好地应对这些服务成本。此举可能冲击该行业的“中间环节”,包括医疗保险商、药房和福利经理等。

然而特朗普能否真正撬动药价这个难题还难下定论。事实上,美国历届政府都曾承诺采取措施压低药价,但实际效果并不明显。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面对希拉里的指责,多家医药公司承诺涨幅控制在5a7110%以内,但这仍然超过零售品的平均涨幅,更远超居民的收入涨幅。同一年年底,美国国会众议院专门就药品价格召开了一次听证会,共邀请了10名来自保险公司、经销商、医生、药剂师、医院、病人等各方代表。《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如此多的利益攸关方令人眼花缭乱,美国制药公司和经销商结成了利益共同体,而保险公司和药店也结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刘向东也认为,对于美国的医药公司而言,不可能采取实质措施打压制药集团,毕竟政府还要鼓励创新。

艾拓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