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CM

热门排行榜

易信

赵彤:特朗普的阶级斗争和美国资本市场

   2017-05-25 10:59
来源:亚洲外汇网   阅读:933

从上次投稿到现在正好一个月,这一个月里世界发生了太多的大事,特别是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变化是包括笔者在内都无法想象的。

4月6日至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同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了习特会谈。在会谈间习近平主席被告知美国已经用59枚战斧导弹攻击了叙利亚霍姆斯附近沙伊拉特空军基地。对于美国的导弹攻击,中国政府除了在口头上轻描淡写的评论一下以外并没过多的反映。美国攻击的理由是叙利亚政府军使用了化学武器,在联合国的化学武器调查机构到达叙利亚之前,美国就开始攻击叙利亚,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攻击前通知俄罗斯,导弹只打建筑物不打最重要的飞机跑道,导致伊拉特空军基地在被攻击十小时后就能正常使用,这一切都证明美国这次军事行动其目的不是军事打击本身,而是此次军事行动所带来的政治影响。

另一方面,美国国内特朗普的核心团队的人事有了地震级的变革,继因"俄国门事件"佛林被迫辞去安全顾问以后,特朗普的首席政治顾问,有"国粹主义精神灵魂"之称的班农从国家安全委员会中被踢出。虽然班农还是首席顾问,但从这次导弹攻击叙利亚事件中完全没有班农的身影来看,他离开特朗普团队只是时间的问题。另外,一大批最早跟随特朗普的信奉者,由于在政府内没有得到应有的礼遇或者受其他派系的挤压,都选择了离开特朗普。

我们不得不关心的另一件事是特朗普医改议案的流产。3月末,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Paul Ryan撤回了医保议案,取消众议院投票,理由是没有取得足够多的支持票。一个议案的流产并不能说明很多问题,但是如果知道特朗普的医改是所有特朗普新政中最能获得通过的决议的话,我们可以感觉到特朗普执政的举步维艰。

以上的这些事,每一件从单个来讲都是大事,有很多看起来相互矛盾,但是从笔者在以前的连载中反复强调的"特朗普的阶级斗争"的思路来分析的话,一切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在这一个月里,美国或者说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从"联俄制中"变成"亲中扼俄"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巡航导弹与其说是军事上打的是叙利亚,不如说是政治上和"联俄制中"诀别的一个标志性行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和当选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和普京眉来眼去、配合默契,在美国精英派的层层阻挠下,两者的暧昧关系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而59枚战斧式导弹就像是出身名门的祝英台给穷秀才梁山伯的"绝笔信"。 "失恋"的普京不会和梁山伯那样走绝路,但他内心的失落是我们局外人无法理解的。这次普大帝对美国的克制态度,和他一贯强势做法形成鲜明对比,也许其中一个原因是俄罗斯的"穷秀才情结"吧。

和外交政策的突变一样,特朗普团队的人事大地震也是美国政治界阶级斗争,即民粹阶级和精英阶级斗争的产物。特朗普进入白宫以后,执政处处受制举步维艰,上面提及的医改议案的流产只是一个典型例子。人事大地震和外交政策的急转弯可以说是特朗普的一个重大让步,为了能让自己的政治理念能够实现,放弃班农和佛林是特朗普丢车保帅的缓兵之计。

为什么一贯强势的特朗普会如此让步,理由应该有很多,按照宋鸿兵的讲法有一下两点。第一,特朗普的"联俄制中"的外交政策在美国政府中不接地气。冷战以后,由于美国长期反俄造成美国的情报部门的上层都是俄罗斯专家,特朗普的"联俄制中"的外交政策会让很多当权派丢失饭碗,而且美国情报部门中中国人才少得可怜,无法支撑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第二,特朗普的"联俄制中"政策会直接减少美国军工复合体的经济大蛋糕。中国的军力近几年虽有大幅度提升,和战斗民族的俄罗斯相比那还是不是一个层次,"联俄制中"外交政策意味着美国军费开支的减少。笔者还想加一点,不管是华尔街的大佬还是美国大企业,他们在中国有太多太多的利益。在美国的政治精英圈子里,"联俄制中"的外交政策已经让特朗普处于四面楚歌之中,让步也是不得已之举。

在分析了特朗普政策突变后,让我们再来看看这些政策突变会给资本市场带来什么影响。从中长期来讲,美国的外交政策的改变必将使世界热点从东南亚转移到中东,这种转移会对原油期货价格带来巨大的影响,而且应该是利好原油价格。从前一阵子美国小规模干涉也门内战和最近对伊朗和叙利亚的强硬措辞中可以感觉到美国将在中东搞一场大规模的战争,至于是美国自己亲自动手还是代理战争现在讲还为时过早。中东的战争,不管形式如何,对于军工复合体来说都是天大的利好,军费预算和对外军售的增加都是铁板钉钉之事。在安抚军工复合体的同时,中东的军事博弈其背后一定会有俄罗斯的身影,这样情报界的精英们将不会丢失自己饭碗。从技术面讲, 图1是原油期货价格(NYMEX)的周K线图,在一个MACD的底背离之后,原油期货价格开始反转,现在正处于上升通道的起步阶段。这说明技术面上也支持原油期货价格的上涨。

图1 原油期货价格(NYMEX)周K线

和石油期货价格相比,美元指数和美国股价指数的长期趋势就没有那样明确,各种经济指标都表明美国的经济增长后继无力。美元指数长期的周K线处于一个上升通道而日K线是一个明显的下降通道,近期做一个窄幅震荡是一个大概率的事。而股价在特朗普当选以后,在经济没有任何起色的情况下,已经有了很多的涨幅,一个最大的理由是对特朗普的经济政策的期待:大幅度的财政刺激政策和企业减税政策会增加企业盈利。然而,和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一样,他的经济政策被卡在政治的阶级斗争的漩涡里,寸步难行。虽然特朗普这次已经做了重大让步,和精英派的妥协是否能尽快达成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种妥协是在漫长的扯皮之后才能达成。

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历史,二战后美国最成功的经济改革非里根总统的"里根经济学"莫属,但是在里根政权执政初期由于高利率和派系间的争斗,经济一度停滞不前,股价也经历了一次次的暴跌,著名的"黑色星期一"大家一定知道。现在的特朗普的处境和当年的里根非常相似,且特朗普也想和里根那样有所作为,笔者猜测历史重演的概率会很大:是否有"黑色星期一"那样的暴跌我们不得而知,在漫长的扯皮过程中股价下跌,最终在市场的极力催促下各派达成妥协协议。



艾拓思